首页 > 走基层 > 正文

皇城村开发旅游 村民比城里人过的还好

文章来源:山西晚报
字体:
发布时间:2019-05-14 16:27:28


 

  “皇城村变化确实太大了!我17年前刚来时,还是土路,有时候还得走河滩。”5月10日,在皇城相府游客接待中心,37岁的秦晋林回忆在皇城村的生活经历,感慨不已。
  秦晋林是泽州县高都镇人。2002年,他只身到皇城相府明清街摆摊叫卖纪念品。2003年,皇城相府“迎圣驾”实景表演开始筹备,口齿伶俐的秦晋林被导演相中。从此,太监“三德子”,他一演就是16个年头。
  作为一个外乡人,已落户皇城村的秦晋林不仅分到住房、娶妻生子,还成为景区“特色金牌导游”。如今,年收入6万余元的他,每年还享受着村里提供的各种福利待遇。
  夹在太行山、太岳山、中条山之间的一个910多口人的小山村,“天生没有靠地吃饭的运气,也无依靠城市去挣钱的资本”的皇城村,经过40多年的奋斗,却过上了比城里人还要好的生活。
  村干部回忆“想当年”
  为亲身感受70年来的巨大变化,山西晚报记者前往阳城县北留镇皇城村,见证70年来皇城村的沧桑巨变。
  “那时候就是一个字:穷!”在自家三层楼房前的小花园的圆石桌前,67岁的赵鱼龙思绪回到了上世纪五六十年代。“那时,我一家人就住在‘城外’北面的一个院子了。”他所说的“城外”,就是现皇城相府景区午亭山村中道庄的城墙外。“那个院子当时住着二三十户人家。”如今,他当年所住的院子已建成了相府宾馆。
  赵鱼龙记得,只有在过年时才能买件便宜衣服,去晋城、阳城县城,得先徒步到北留镇才能乘班车前往。“我有一次去晋城,就是走路去的。”
  “以前村里的副业就是做粉条,多少能换回些钱来。”赵鱼龙觉得,自1984年村里开了煤矿以后,村民们的日子比以前开始好过了。1984年,村里有了一座年产两三万吨的小煤矿,矿工们每月工资就有100多元。而当时动了“开煤矿赚钱”心思的就是时任村委会主任张家胜。1984年,担任村民兵连长、27岁的张家胜被选为村委会主任。当年,被村民视为能人的张家胜,凭借学会的油漆手艺,骑着嘉陵摩托车早出晚归,走村串户揽活,成为镇上闻名的“万元户”。
  在村里宽敞的三层楼房内,71岁的郭培刚正与家人一起聊天。这位1976年就是村革委会主任、1984年到1995年担任村党支部书记的老人说,他与家人也住在“城外”,就在村子的西北部,如今那里已是接待游客的贵宾楼。想起以前村里的生活环境,老人感慨万千。
  “那时候,村里人穷得要死。我1973年从村里被抽调去搞水利建设,挣的是工分,一天也超不过5毛钱。吃的是玉茭面,每人一年能分7斤小麦、4两油。那时候不能提‘钱’,提钱就是资本主义,挣钱就是投机倒把。”1976年,郭培刚回村担任村革委会主任,8年后又担任村党支部书记。
  “我和家胜在一个学校读书,我是初中毕业,家胜是高中毕业。”在郭培刚看来,这个“高中毕业”与自己搭班子的“学弟”工作能力强,脑子活泛。
  门前一条沟,沟边一条路,煤车一开过,尘土满天飞扬,天若下雨,一片泥泞。村里上年纪的老人,三言两语就能勾勒出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皇城村的模样。1995年,张家胜被选为村党支部书记,成为村里的“当家人”,至此皇城村以新的形象逐步走入人们的视野。
  在村民眼里,这个“就是怪”的当家人,有颗“既不安心种地,也不安心挖煤”的心眼儿。回想起皇城村30多年来所走过的历程,郭培刚对张家胜由衷地钦佩:“家胜胆子大,有魄力,干啥就要干成,他当村支部书记,皇城村取得今天的变化,我是心服口服。”
  村民开办“农家乐”
 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,皇城村闲来无事可干的村民们,不是打扑克,就是玩麻将;夏寻荫纳凉,冬找阳晒暖。
  当时,皇城村600多村民,人均纯收入只有600多元。即使山坡地能使粮食打得撑破天,顶多只能混个肚儿圆。
  1997年,在张家胜的操盘下,皇城村煤炭年产量达30万吨,一年创利1000万元,村人均纯收入一下升至4000多元,皇城村一跃成为晋城当时的首富村。
  “煤挖完了怎么办?”就在皇城村靠煤成为晋城的“首富村”后没多久,脑子里经常冒出“怪”念头的张家胜将目光转向村里人拥挤地住在一起的“中道庄”——这可是陈廷敬故居。
  在张家胜看来,作为康熙皇帝的老师、《康熙字典》总专纂官陈廷敬的故居,总比让人花钱去看那些人造景点划算。
  1997年11月5日,首都师范大学历史系会议室,一个有关陈廷敬历史地位的小型研讨会举行。“为官清廉,政见不凡,是康熙朝著名的政治家、文学家、理学家”。9位清史教授对陈廷敬的寥寥数语,让张家胜激动之情难以按捺。而学者们说“从来不知道陈廷敬还有如此大规模的故居”,更是令他兴奋不已。一个月后,清代名相陈廷敬学术研讨会在皇城村举行。皇城相府被认为是清代北方第一文化巨族,具有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,极具开发价值。
  有人用“皇城速度”来形容当时修复建设的投资额度。1998年6月,首期500万元资金到位,陈廷敬故居动工修复。为修复皇城相府,从1998年至2003年,皇城村先后投入资金超过1亿元。全部来自皇城村多年挖煤的积累。而当时全村人口不到700人。
  2000年,张家胜砸下280万元将电视连续剧《康熙王朝》剧组请到村里。在当时担任村委会主任的赵鱼龙看来,简直是神来之笔。让陈廷敬在这部50集的剧中出现20集“不少于100个镜头”引发的结果,令皇城村村民在内的人目瞪口呆:2001年随着《康熙王朝》在国内的播放,皇城村当年的旅游综合收入达到1500万元,与1999年的30万元已是天壤之别。
  与外乡人秦晋林一样,30岁的曹璟是临汾市尧都区人。2011年,她嫁到了皇城村。丈夫刘志鹏就是在临汾上大学时的同学。“临汾好歹也是个城市,得知我要嫁到皇城村,父母亲及亲朋好友多少有些担心。”曹璟说,“担心生活不习惯、不方便。”当她的父母亲到村里转了一圈后,内心的顾虑烟消云散了。如今,刘志鹏在皇城相府景区工作,曹璟一家人住在村里统一修建的别墅式二层小楼里。与其他村民一样,曹璟将二楼的四间房屋开设成“农家乐”,“每天能接待10人,每间房只要100元。”曹璟说,“农家乐”一年到头很火爆,“节假日天天爆满。”如今,“农家乐”每年可观的收入,已成村民们重要的经济来源。
  “五村一体化”构建大皇城
  2.5平方公里的皇城村350多户、910多口人。
  2003年,皇城相府集团成立,目前拥有20个企业,涉及煤炭、旅游、新能源、药业、酒业及建筑房地产等行业,总资产80亿元,员工近6000人。
  2005年4月,皇城村成为山西唯一的“中国十佳小康村”。2018年,全村实现经营收入26.42亿元,上缴国家税金5.84亿元。2019年首季实现收入5.01亿元,实现“开门红”。
  目前,村民年人均收入6万元,其中:工资收入3万元,股金分红1万元,旅游经营收入1.2万元,另外村民还有包括米面油肉菜蛋、水电气暖、教育医疗补助、老年人幼儿补贴、红白事及其它补贴福利0.8万元。
  用秦晋林的话说:“我每月能挣5000多元,看似工资不高,但我们的生活成本很低,挣的基本上都存下了。”他说,前几年他买了小轿车,还享受了村里的购车补助。
  “目前,皇城村的煤炭年总产能330万吨,2018年销售收入21.79亿元,年接待游客量200多万人次,实现旅游综合收入3亿元。”皇城村党委书记、皇城相府集团董事长陈晓拴回顾皇城村的发展历史时表示,进入新时代,皇城人牢记使命,不忘初心,不断创新,加快转型,重点主攻“煤炭、旅游、制药、制酒”四大产业,力争到2023年实现收入30亿元,其中地面企业与煤炭企业各占50%,努力实现高质量转型发展,建设一流经济强村、一流党建先进村。
  皇城村搞得红红火火,与之相邻的郭峪、史山、沟底、大桥四村却因产业转型不成功,发展陷入困境。为改变同在一个区域发展却不均衡的状况,在阳城县、北留镇两级党委的协调指导下,经过广泛征求意见,皇城片区的五村确立了以皇城村为龙头,以旅游景区为带动,以产业发展为抓手,以共同富裕为根本的五村一体化发展思路。2018年4月,皇城村与周边四村签订“五村一体化发展合作协议”,新成立郭峪古城、海会书院两个旅游分公司,并由4村的支部书记担任皇城村党委副书记,理顺了体制机制,形成“大旅游”连片发展格局。
  陈晓拴说,2019年计划总投资5亿元,建一座包括1000辆停车场在内的游客综合接待中心;提升郭峪古城、海会寺两个3A景点;修建大桥-北留收费站旅游复线、皇城-润城收费站旅游连接线、皇城-史山-北留收费站运煤专线,形成旅游道路大循环交通体系;带动郭峪古城、海会寺、农业嘉年华、观光小火车四个景点,形成一个“农林文旅康”融合发展旅游目的地;促进五村振兴,实现五村共建共享,最终形成大皇城旅游新格局。


 

责任编辑:闫锁桃

 

   

主办:山西三晋报刊传媒集团 | 联办:山西省科技扶贫中心、《村委主任》杂志社 | 承办:《老友导报》社山西新农网编辑部

 

投稿邮箱:sxxnwbjb@163.com | 晋ICP备案号:14001399号-1  | 对外合作: 18034955333 | 新闻热线: 0351-2335039 | 监督举报:13546470349

 

 

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 |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| 12318全国文化市场举报网站